Portrait of Professor Shanton Chang

張立文(Shanton Chang)教授發現自己很容易與國際學生產生共鳴,因爲在他11歲那年,自己也成為了一名國際學生。

那時,他離開馬來西亞的家鄉古晉,到新加坡學習。十年後,他又前往珀斯上大學。

“如果覺得我瞭解國際學生經歷的所有情況,那肯定是不對的,因為我們是不同年代的人,”他說。“但至少我需要努力去找到答案。”

這種努力有很多種形式。上世紀90年代,張教授在完成博士學位的同時,加入了國際學生全國聯絡委員會(National Liaison Committe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s),這是澳洲國際學生的權威機構。作為全國召集人,他協助設計了第一個專門為國際學生定制的技術移民項目。

現在,作為墨爾本大學工程與信息技術學院的教授,張教授正在研究科技如何影響國際學生的行為和決策這個課題。比如,他研究了微信對中國學生學術活動的作用和影響。

張教授也是該學院負責國際事務的副院長,他決心幫助來自不同文化的學生一起學習和互動。

“當你18歲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在自己的舒適區內活動,所以大學實際上有責任提供一個可以讓各種文化相互交流的環境。”

他表示,這樣的環境能夠幫助國際學生應對他們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孤獨感。

在張教授舉辦的如何提高就業能力的學生研討會上,他強調了身心健康的重要性。

“這幾乎就像是隱晦地討論身心健康,”他說。“我總是對學生說的一件事就是,‘如果你不健康,就不能成為一個好學生'。”

國際學生的“榜樣”

找到從張教授指導中受益的學生並不難。

張瑩(音譯)選了兩門張教授的學科,作為她信息系統碩士學習的一部分。

她說:“他教授給我們所有的技術技能和知識,但我覺得除此之外,他還在培訓我們如何在生活中取得成功。”

張瑩將她的前任教授形容為真正關心學生的人。她回憶起他帶學生們去上表演課,在那裡學習肢體語言技巧,説明他們感到更自信。他還註冊了微信,加入學生的線上小組,在下班後回答他們的問題。

“他真正看到了阻礙國際學生發展的因素:是語言技能,是對澳洲社會的文化理解,是對技術產業如何運作以及對如何(在澳洲)申請工作的理解,”張瑩說。

“張教授做了很多工作來幫助我們瞭解澳洲的社會和文化,把我們介紹給他專業領域裡的其他人。”

但有一個時刻令張瑩尤為感動。

在一堂口頭陳述課上,張教授為大家重現了他學生時代做課堂陳述的樣子——輕聲細語,緊張地讀文稿。

“這個畫面讓我印象十分深刻,因為在我眼裡,每當張教授需要在數百人面前講話時,他總是極具口才且十分自信,” 張瑩說。

“這種差距讓我意識到他實際上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才有今天的成就。他不是生來就那麼自信和能言善辯。我意識到,如果有足夠的時間,我也可以提高自己一直想提高的技能。”

張瑩最初計劃在澳大利亞工作幾年後就回到中國,但那堂課讓她改變了主意。

她申請了大型房地產廣告公司REA集團一個競爭激烈的畢業生項目。

“我覺得在我的那一組大約有500人申請,他們只接受一個人,我當時很懷疑自己能否成功,”她說。

“但每次我有這種自我懷疑的想法時,就會提醒自己,即使對於像張教授這樣今天如此成功和自信的人來說,也曾經膽怯,不太自信。一切事情都需要練習和堅持。”

張瑩最終被選入了這個項目。一年半後,她轉為全職業務分析師。

“張教授和我仍然不時聯繫,”張瑩說。“每當有什麼活動,或者他知道什麼人可能會對我有幫助,他就會發消息讓我知道,我真的很感激。”

“他就像我的榜樣。”

Professor Chang presenting to a group of students.
Ying Zhang,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graduation.
Professor Chang won an Excellence Award from the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 in 2021

不僅僅是經濟收益

2021年,張教授的努力得到了認可,澳洲國際教育協會(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為他頒發了卓越獎。

鑒於新冠疫情期間對大學造成的干擾,教育產業正在採取措施確保學生感受到更多的歡迎和支持。

僅在2019年,國際教育就為澳洲經濟貢獻了約400億澳元。

但張教授說,國際學生不僅僅給我們的經濟帶來了收益。

“你所投入的事情是你在學生畢業後看到他們的成長,以及他們願意回饋年輕的學弟學妹,”他說。

“我所要做的就是問他們,‘嘿,你能來參加一個小組討論,回答一些問題並指導一些年輕的學生嗎?'答案通常是肯定的。”